致卓测控

销售热线

400-027-1566

微信二维码

火电企业投资重心转向新能源

       管在发电权的争夺上,火电与新能源是“对手”,但在投资上,新能源却将意外地收获由于火电过剩而带来的投资溢出效应
       吉电股份近日发布公告称,拟通过现金方式对旗下全资子公司——吉林中电投新能源有限公司注入资本金 33,404 万元,本次增资完成后,吉电新能源公司注册资本将由78,600 万元变更为 112,004 万元。
       吉电股份2016年年报显示,该公司虽然是一家传统的火力发电企业,但正逐步增加对新能源业务的投资比重。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吉电股份的新能源总装机达到174.62万千瓦,占该公司总装机容量的38.28%。分布区域除吉林省以外,已在甘肃、青海、安徽、江西、北京、上海、天津、河北、山东、陕西、新疆、云南等13个省份投产新能源电站23个。
       吉电股份是地方火力发电企业的一个缩影,即诸多业务区域只局限于某一个省份。随着火电产能的过剩,以及新建火电厂的获批受限,这类地方火电企业正在把更多的投资重心转向新能源领域。
       在今年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重申了化解煤电产能过剩的决心,坚决要求在2020年把煤电装机规模控制在11亿千瓦以内。
       尽管在发电权的争夺上,火电与新能源是“对手”,但在投资上,新能源却将意外地收获由于火电过剩而带来的投资溢出效应。
       投资重心转移
       作为甘肃省地方水电的主要开发平台和持有者,甘肃电投新近发布的2016年报显示,得益于2016年定增项目的成功实施,其已经从一家单纯的水力发电企业,转变成为集水电、风电、光电为一体的综合性的清洁能源上市公司。
       资料显示,2016年初,甘肃电投通过定向增发募集资金18.09亿元,该笔资金投资项目为收购酒汇风电100%股权、投资建设瓜州安北第六风电场A区200MW风力发电项目、投资建设高台县50MWp光伏发电项目及补充上市公司流动资金。
       与之类似,吉电股份也通过成功实施定向增发募集了38.4亿元的资金,投资于包括安徽南谯常山风电场项目、青海诺木洪大格勒河东风电场一期工程、吉林长岭腰井子风电场二期工程、收购陕西定边150MW并网光伏发电项目等。
       最近的增发例子,则是漳泽电力,其控股股东是山西的主要能源企业——晋能集团。
       根据漳泽电力的公告,拟通过非公开发行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 29.8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用于绛县陈村富家山风电场一期(100MW)工程项目、新建龙溪镇3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和丰100MWp光伏发电项目、阿克陶县40兆瓦光伏并网发电项目,并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投资总额为32.47亿元。
       火电过剩的溢出效应
       无论是吉电股份还是漳泽电力,作为传统的火电企业,开始大规模投资新能源业务的背后,则反映了在火电产能过剩以及新项目受限下的新行业格局。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努尔˙白克力表示,2016年,按照取消一批、缓核一批、缓建一批的工作思路,淘汰了落后煤电机组500万千瓦,取消了1240万千瓦不具备建设条件的煤电项目,暂缓核准了部分省区除民生热电外的自用煤电项目。2016年实际投产煤电装机4300万千瓦,比2015年减少了1600万千瓦。而在2017年,则要继续延续这种措施,争取淘汰、停建、缓建煤电5000万千瓦以上,其中要淘汰落后机组500万千瓦,停建违规项目3800万千瓦,缓建700万千瓦以上。
       在火电新上项目越来越受限的大环境下,对于类似吉电股份、漳泽电力这些业务范围仅局限于某个省份的传统地方火电企业而言,继续获得项目指标的可能性无疑在变小。
       但是,对于一个上市公司而言,如果没有新的项目,也就很难发挥上市公司所具有的融资、资本运作的属性,无疑相当于废掉了这个平台。
       因此,对于全国各省的地方火电企业而言,逐步将重心向新能源转移将是大势所趋,并有可能成为新能源领域新增投资的一个重要来源。
       以吉电股份为例,其在新能源领域的目标为,到2020年,吉电股份将力争实现总装机容量1670万千瓦,其中新能源1000万千瓦,清洁能源占比达到60%以上。

来源:太阳能发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