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卓测控

销售热线

400-027-1566

微信二维码

新电改或将撬动垄断电价 用户未来将可选择售电公司

    自2002年电改5号文颁布以来,通过电力体制改革实现电力工业的市场化运营,从而提高电力系统的综合运行效率已经成为业内共识。2015年初,中办国办电改9号文重新吹响了新一轮电改的号角,中央层面颁布了一系列的配套文件,绝大部分省市也已出台了具体的改革方案,目前已经进入了电力体制改革的关键环节。
       12月29日,由东南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和国网江苏省电力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联合发起,第一届“电力市场及电力规划技术论坛”之“电力市场设计专题研讨会”在南京召开。
       东南大学电气工程学院院长赵剑锋,东南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博导、电力需求侧管理研究所所长李扬教授,东南大学博导、东南大学电气工程学院电力经济研究所所长高赐威教授,美国IeeeFellow田纳西大学讲习教授、东南大学兼职教授李方兴等来自美国和中国电力市场领域的资深专家共同参加会议,探讨电力市场理论,借鉴国内外电改经验,为中国电改顺利实施提供参考。
       作为联合发起单位之一,东南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始创于1923年成立的国立东南大学电机系,是东南大学最早设立的三大工程学科之一,同时也是中国一流电气人才和创新成果的重要培育基地之一。多年来,学院在教学科研等领域取得了累累硕果。
       东南大学电气工程学院院长赵剑锋在发言时表示:“2016年,学院经过优势资源整合,围绕学科前沿成立了八个研究所,其中电力经济技术研究所着眼于电力市场与电力经济、电力规划、电力需求侧管理等方向的研究工作,在目前电力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新电改将“管住中间、放开两头” 电价应体现真实的商品价值
       据了解,此次研讨会聚焦于目前行业内专家关心的内容。主要围绕美国典型电力市场机制设计、运营情况以及国内电力市场改革发展历程的深度探讨,也包括探讨未来我国电力市场特定领域机制设计的设想和展望等重大问题。
       “电力体制改革目前还处于关键的实施环节,面临很多的困难,问题和领域的未知性都需要我们共同努力。需要和国内外同行进行交流以及互相学习。”赵剑锋院长在发言时表示,“研讨会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也必将促进我们未来的合作以及共同发展。”
       备受瞩目的中办国办电改9号文,明确了新电改的体制构架为“管住中间、放开两头”。关于这个说法,美国IeeeFellow田纳西大学教授、东南大学兼职教授李方兴表示,发电、输配电、售电是电力产业的三大环节,用电价格也由发电价格、输配电价、售电价格组成。“政府通过对发电、售电环节这两头的管制放松,引入市场竞争环节,让电能体现其商品属性,回归它自己真实的商品价值。”
       “而所谓的‘管住中间’,是指电力的输配环节。因其具有自然垄断属性,不宜引入竞争,其价格必须由政府定价和监管。区分各环节性质以后,政府的定价职责和区域也相应明确。”
       此外,作为美国IeeeFellow田纳西大学教授,李方兴认为美国在电改方面已经先我们一步,中国新一轮电改已经刻不容缓。“美国从最开始的发电侧改革,到2005年前后的售电侧改革,如今已经有20个年头。美国如今有多家售电公司,用户有更多的选择,真正做到完备的市场改革。这也是中国新电改的最终目标。”
       李方兴表示,新电改希望达到从现有的满足有电可用的基本用电需求,到可以满足用户更高层次的需求的目标。“电力与互联网结合在欧美很多国家已经得到了实际应用。对民用电力客户而言,可以帮助自己随时了解电力供求信息,更精准有效地使用电能。对工商业用户也是如此,电力互联网,能够帮助企业主清晰了解电价的变动,以制定更高效的管理经营方案。”
新一轮电改或致电价降低 用户未来将可选择售电公司
       “新一轮电改的重点应该在开放零售侧,即取代从一家供电公司买电的方式。”东南大学电气工程学院教授、博导、电力需求侧管理研究所所长李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要想达到这样的目标,首先要在保证系统安全运行,再去加强竞争,从而提高服务质量。”
       李扬教授认为,在新能源不断发展的背景下,发电能力不断变化,而用户的需求也在不断的变化。“这种瞬息万变的情况,需要我们借助市场的力量来平衡,让市场、供求关系去检验电力真正的价值。”
       据了解,早在2002年,中国就开始了电力改革,14年间不断摸索虽卓有成效,但在如今新形式下更需求变。“近年来,国家已经出台了许多政策,各个省市也制定了地方文件,但目前还远没有到评价是否成功到时候,依然处于摸索阶段。”东南大学教授、博导、东南大学电气工程学院电力经济研究所所长高赐威在接受采访时说。
       电力改革势必将会导致电价的波动,也是百姓最关心的问题。高赐威认为,电力最终价格的确定,不管涨落,其原因都是多方面的。
       一、以电价下降为例,市场竞争的自由化使得售电企业为争取到更多的用户可能会选择压低电价;同时煤炭价格下跌、火电成本如果下降都可能影响到最终售电价格。同样,政府取消了电价补贴政策、发电企业成本上涨、高补贴清洁能源的大力发展均可能造成终端用户电价的上涨。
       二、电力市场的开放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广东是目前电改试点走的相对靠前的省份,经过一年时间的运行,在售电开放、中长期电量集中交易方面为全国的电力改革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就目前来看,新一轮电力改革最直观的改变是发电用电直接交易,购电价格降低。”高赐威认为,目前全国已经成立三千多家售电公司,配售分开将是大趋势。“按照国家十三五电力规划,2018年将试点建设现货市场,到2020年全面启动现货市场。
       三、新能源的不断发展,将有效减少煤电的使用,通过市场机制消纳可再生能源发电也是电力改革的重要内容。”高赐威认为,要达到这个目标,一方面要建设科学市场机制,另一方面也要依靠先进的功率调节技术应用。“因为风电、光伏等低碳绿色发电存在较高随机性,电网接纳成本高,甚至由于电网安全约束无法上网,造成弃风弃光。
       四、随着新电改的推进,为使得可再生能源上网电价与市场化水平、技术进步水平相结合,政府也会根据发电成本动态调整补贴机制。

来源:凤凰江苏